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离婚律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离婚咨询 >经典案例

典型案例之七:徐某某诉端某某扶养纠纷案

江苏法院维护残疾人合法权益十大典型案例之七:徐某某诉端某某扶养纠纷案

产品详情

(一)基本案情
  原告徐某某与被告端某某于2007年5月9日登记结婚,并于同年11月22日生育一子。徐某某生育孩子后精神不稳定并多次离家出走,2010年徐某某从娘家回来后,端某某的母亲带徐某某在南京市溧水区精神康复医院诊疗,病历记载:“患者能听到不存在声音在耳边讲话,有人想害她、杀她,讲她的坏话,脑子里也控制不住的乱想,紧张恐惧,夜不眠,卫生不料理,不正常饮食……”。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并予以用药治疗。2012年7月13日徐某某被确定为精神残疾人,残疾等级为2级。
  2014年9月,端某某向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因徐某某下落不明,法院依法公告缺席审理,并于2015年4月10日作出了(2014)溧民初字第257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端某某与徐某某之间的婚姻关系,双方婚生子归端某某直接抚养。
  2016年4月,徐某某向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在离婚诉讼中端某某以欺骗的方式剥夺了徐某某的应诉权利,现徐某某患有疾病,为维护其合法权益,要求端某某自2010年起每年支付原告经济帮助款10000元至原告死亡之日止。
  端某某辩称:履行夫妻义务的前提是双方系夫妻关系,2015年4月双方已经离婚,相互之间的扶养义务已经解除。根据法律规定,徐某某主张经济帮助应在离婚时一并提出,现双方已经离婚一年多,故徐某某无权再主张经济帮助。


(二)裁判结果

  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夫妻之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付给扶养费的权利。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有给予适当帮助的义务,该义务实质上是夫妻之间扶养义务的延续。本案中,徐某某、端某某于2015年经法院公告判决离婚时,徐某某未到庭,客观上无法向端某某主张经济帮助,但并非意味着徐某某该项权利的丧失。徐某某在本次诉讼中,仍有资格行使要求端某某予以经济帮助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的规定,主张经济帮助的要件之一是:离婚时一方陷入生活困难。因此,“离婚时”是对一方是否陷入生活困难进行判断在时间上的限定,而非对生活困难一方主张权利在时间上的限定。因此,对端某某主张经济帮助应在离婚时一并提出的辩解意见不予采信。
  关于徐某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离婚时生活困难”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本案中,双方离婚时无共同财产的分割,徐某某自2010年起即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2012年又被确认为2级精神残疾,现仍未治愈,又无固定的收入来源,应属于生活困难的情形。故徐某某要求端某某支付经济帮助款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考虑端某某主要靠在外打工维持生活,还尚有年幼的儿子需要抚养,经济能力较为有限;同时法律明确规定离婚后的帮助以“适当”为限,为此,法院酌情确定端某某一次性支付徐某某经济帮助款20000元。综上,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7月18日作出(2016)苏0117民初2079号民事判决:一、被告端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一次性支付原告徐某某经济帮助款20000元;二、驳回原告徐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均未提起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司法实践中,对于该条规定的生活困难一方请求经济帮助的权利的性质和行使容易产生争议。本案中,被告就主张生活困难一方请求经济帮助的权利应当限定在离婚时。但离婚案件缺席审理的情况时有发生,尤其是类似本案中身患残疾的弱势一方未到庭的情形下而判决离婚的,生活困难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客观上是无法主张经济帮助的。此时若将该权利的行使限定为“离婚时”,则意味着生活困难一方该项权利的丧失,客观上有失公允,不利于对生活困难一方的权利保护。在本案审理过程中,为依法保护残疾人的合法权益,法院从立法本意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二条进行解释,认为“离婚时”是指一方陷入生活困难的认定时间而非主张权利的时间,从而更好地保护了弱势一方的合法权益,做到了法、理、情的融合。
  (报送单位: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法院)

(此内容由www.zchlaw2.cn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