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离婚律师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离婚咨询 >经典案例

王某、张某婚姻财产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王某、张某婚约财产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产品详情

(2021)苏03民终8420号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季光全,江苏彭城(新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楠,沛县信达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审理经过  上诉人王某因与被上诉人张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2021)苏0322民初24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二审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王某的上诉请求为:判令张某返还彩礼200000元;张某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未形成法律上的共同生活,未发生性关系、未生育子女,一审法院酌定张某按照40%比例返还彩礼,严重不当。一、双方均认可举行婚礼仪式前未发生性关系,未同居生活。二、举行婚礼仪式后双方共同居住不足半个月,生活上未互相扶持、经济上相互独立,未发生性关系,未形成法律意义上的共同生活。张某自认举行仪式后共同生活的时间加起来有半个月,其他时间各过各的。三、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原因在于张某。从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张某对领取结婚证才能建立合法夫妻关系是清楚的,张某没有和王某登记结婚的意图,王某一人无法办理结婚登记,未登记结婚的责任在于张某。四、双方2021年2月15日分手,2月20日沟通彩礼退还未果,2月22日王某已告知张某如果谈不拢就起诉,3月份王某起诉。综上,婚约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缔结婚姻为目的所作的事先约定,其目的系在成立婚姻,婚姻不能成立时,赠与婚约财产的目的不能达成,受赠人受领婚约财产已无法律上原因,其继续占有婚约财产的法律根据消失,应该将财产恢复到订立婚约前的状态,故张某应当返还彩礼200000元。
二审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张某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维持原判。张某在婚前提到过要和王某领结婚证,但王某一拖再拖,不肯领证。婚后王某有外遇,其说过如果分手,自然会有人跟他过。王某为办理公司报销事宜,伪造假结婚证。事实上经过双方家庭的调解,张某愿意回徐州和王某共同生活,是王某不同意。
  王某向一审法院起诉的请求为:1.返还彩礼240000元;2.诉讼费由张某负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20年2月,王某、张某确立相恋关系,2020年10月4日王某向张某转账100000元,2020年10月27日王某向张某转款80000元,2020年11月23日王某向张某转账10000元用于给王某买婚鞋。2020年11月王某父母向张某支付现金20000元用于购买三金。王某、张某于2020年12月2日在沛县张寨老家举办结婚仪式,当日张某父母给张某改口费现金10000元。王某、张某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举行结婚仪式后,王某在徐州工作生活,张某在南京工作、生活,王某要求张某回徐州工作、生活,张某不同意,要求暂时在南京,以后再回徐州,双方产生矛盾,现王某要求解除同居关系,除用于拍婚纱照的10000元,其余240000元彩礼要求张某返还。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一、关于王某向张某支付的250000元款项的性质。张某陈述与王某认识、相恋,分分合合已有六年之久,双方此前交往中没有大额经济往来,王某本人及家庭的收入状况也不具备交往过程中赠予大额款项的经济能力,王某向张某转款180000元、王某的父母向张某给付20000元,均发生在双方举行结婚仪式前不久,符合当地婚前给付彩礼的习俗,因此,王某向张某转款的100000元、用于买车的80000元,王某父母给付的用于购置三金的20000元性质均应认定为彩礼。王某向张某转款用于买鞋的10000元、用于拍婚纱照的10000元、去张某家两次购置礼物花费的20000元、改口费10000元,系为筹办结婚、人情来往支出,均不属与彩礼的范畴。二、关于张某应返还王某的彩礼数额。王某称举行结婚仪式前后,张某一直找各种理由,双方没有发生男女关系,举行结婚仪式后一起生活共计仅八天,其余时间各过各的,因张某不愿意回徐州生活,坚持在南京生活,双方对今后生活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没有缔结婚姻的可能性。张某认可举行结婚仪式前没有发生过关系,举行结婚仪式后共同生活的时间加起来有半个月,其他时间各过各的,但称举行结婚仪式以后发生过关系,也催过王某去领取结婚证,因在南京上夜大,南京有房子,暂时不能回徐州,能不能和好看王某的态度。从双方的陈述可见,王某、张某举行结婚仪式后共同生活时间短,未办理结婚登记,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五条第二款规定的返还彩礼情形,举行结婚仪式前对未来婚姻生活未达成一致意见,举行结婚仪式后也未能妥善协商,致使未能缔结婚姻继续共同生活,双方均有一定责任,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形,酌定张某按40%的比例返还,即张某返还王某彩礼80000元。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王某彩礼80000元;二、驳回王某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900元,减半收取为2450元,由王某负担1666元,张某负担784元。
  二审中,上诉人王某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一、双方微信聊天记录四张,拟证明张某对领取结婚证才能建立合法夫妻关系是清楚的,但没有和王某登记结婚的意图,王某一人无法办理结婚登记,未登记结婚的责任在于张某。二、其他中级法院关于审理婚约财产纠纷案件的裁判指引,拟证明一审法院判决彩礼返还金额严重不当。经庭审质证,张某对微信聊天记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份聊天记录不能反映张某不愿意与王某结婚登记,其他中级法院裁判指引不是法律也不是司法解释,对本案的审理不适用。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对一审法院查明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五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适用前款第二项、第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彩礼系以结婚为目的一方给予对方的数额较大的财物,系附条件赠与行为,如果条件不成或条件消失,给付方可请求返还,这也符合公平的法律理念和民间的风俗习惯。司法实践中,是否返还彩礼及返还彩礼的数额需要根据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是否生育子女、各自的过错程度、彩礼数额并结合当地风俗习惯等因素予以确定。本案中,王某和张某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虽举办婚礼,但张某认可双方共同生活时间加起来也就半个月,共同生活时间较短,亦未生育子女;本案彩礼数额较大,对于王某家庭来说是一笔较大的开支;张某也未举证证明彩礼因共同生活而有大额消耗;双方因对今后生活无法达成一致意见而分手,各自并无明显过错。综合以上因素,张某应返还大部分彩礼为宜,一审法院酌定张某按照40%的比例返还彩礼,裁量不当,本院予以调整。综合考虑彩礼的数额、婚礼举办情况、共同生活时间、彩礼消耗情况、双方分手原因、当地风俗习惯等因素,本院酌定张某返还王某彩礼150000元。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某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一审判决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变更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2021)苏0322民初244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王某彩礼150000元;
  二、维持江苏省沛县人民法院(2021)苏0322民初2441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驳回王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900元,减半收取为2450元,由王某负担919元,张某负担153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900元,由王某负担1838元,由张某负担3062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落款

审判长 陆 红
审判员 赵淑霞
审判员 王 峰
二〇二二年一月六日
书记员 尹 娅

(此内容由www.zchlaw2.cn提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