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 移动应用
  • 微信关注
  • 联系我们
  • 联系客服
离婚律师
  •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离婚股权分割
离婚案件中股权财产分割的裁判规则
来源:苏州离婚律师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8日
因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例不涉及财产分割的实质内容,故此类案例不计入本文样本范围。

苏州离婚律师在本文拟研究的财产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以及相关财产,故以上市公司股票为分割对象的案例不计入本文样本范围。

本文拟研究的案例以夫妻双方对有限公司股权以及相关财产进行争夺为前提,故虽夫妻共同财产中包含有限公司股权或相关财产,但一方放弃或者双方就分割方法达成一致而不需要法官再对分割方法进行裁判的案例不计入本文样本范围。

剔除上述不相关案例后,可以作为本案样本的案例数量为16个。
苏州离婚律师
二、关于股权分割的裁判规则

当事人诉求指向的有限公司股权及其相关财产在类型上可以区分为取得公司股权、股权作价补偿、分割股权转让款、分割公司经营收益等四种,不同财产类型对案件裁判结果影响非常大,以下根据类型的不同,分别总结论述。

1. 取得公司股权类。

结论:取得公司股权较为困难,且都经过了其他前置诉讼。

在16个案例中,要求分割公司股权的案例共12个,法院未支持的案例为7个,取得了股权的案例仅有3个(另有2个案件以股权作价补偿方式解决,在下文进行论述),取得股权的比例仅为17%。

法院未支持的理由较为一致,6个案例的理由是“涉及案外人利益,不在本案一并处理,另循法律途径解决”,如(2014)穗番法楼民初字第343号罗某与冯某离婚纠纷一案[1]、(2014)穗海法民一初字第1912号沈某与张某离婚纠纷一案[2],剩余1个案例仅查询到二审判决书,二审中未对不予支持的理由进行说明[3]。

成功取得了股权的案例仅有3个,其共性在于,这些案例均不是“离婚纠纷”,而是“离婚后财产纠纷”。在取得股权的案件前,均提起过“离婚纠纷”诉讼,甚至是股权确权诉讼等其他诉讼。

如(2017)粤01民终15434号李某、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在经过了不少于3件诉讼案件后,当事人才取得股权,该案判决书对之前当事人已经提起的三个案件的情况进行了简要陈述:

“刘某曾在三宗案件中,对涉案10%股权的归属有过三种完全不同的主张”[4]、“因刘某就李某所持有的某公司10%股份向本院另案提起确权诉讼,该案尚在审理过程中,由于上述股份的权属存在争议,且另案审理过程中,故本院于本案中对上述股份分割问题不作处理,双方可待上述案件审结后另循法律途径解决”[5]。

在(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4727号杨某与柳某、柳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中,法院亦提及原被告双方曾经提起离婚纠纷:

“在(2011)番法民一初字第696号案件中,法院未对被告在广州光懋贸易有限公司20%的股权及另50%股权的转让金50万元的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理。为了分割上述夫妻共同财产,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6]。

造成上述结果的原因是,股权不仅具有财产权的属性,同时也具有身份权的属性,无法单纯作为财产进行简单分割。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六条的规定,公司其他股东的意见影响股权分割的裁判结果,而“离婚纠纷”具有不便于追加第三人的特点,法院征求其他股东意见存在困难;即使征求了其他股东意见,其他股东是否会及时进行回复,甚至是否负有强制性的回复义务均存在不确定性。

以上因素增加了直接分割股权的困难,可能导致法官无法按照审限完成审判任务,当事人双方也无法尽快确立新的身份关系。因此,基于以上现实及司法目的的考虑,在以取得离婚为首要目标的“离婚纠纷”当中,法院通常尽力回避股权分割的问题。

但是在“离婚后财产纠纷”中,股权分割已经是无法再回避的问题,因此全部取得公司股权的案例都是在“离婚后财产纠纷”这一案由下实现的。

在取得了股权的3个案例中,其中1个法院征求了其他股东意见,(2017)粤0111民初1375号韦某与高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

“本院经征求江门某某其他股东高某3的意见,其同意股东高某1将其在江门某某股份转让50%给韦某”[7]。

1个案例中,当事人将其他股东追加为案件第三人,(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4727号杨某与柳某、柳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

“经庭审确认第三人柳某乙同意被告将公司的10%的股权分割给原告,故对原告请求分割10%的股权,原审法院予以支持”[8]。

在剩余的(2017)粤01民终15434号李某、刘某离婚后财产纠纷一案中,公司股东就是原被告双方,无须再征求其他股东意见[9]。

2.股权作价补偿类。

结论:不进行股权变更,由持股一方向配偶进行作价补偿是一种解决思路,但股权价值如何确定需要思考。

如上所述,受身份权属性的限制,配偶取得公司股权存在难度。但是维持现有股权架构不变,而由持股一方向配偶进行作价补偿可以绕过上述限制,因此该路径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思路。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该路径会受到以下两个因素的限制。

① 持股一方是否愿意基于继续持股的目的而向配偶进行补偿。

根据苏州离婚律师代理案件的经验,如果持股一方不愿意继续持股而拒绝向配偶进行补偿的,法院按照该路径裁判存在障碍。

② 股权价值如何确定存在难度。

如果可以通过司法评估方式对股权价值进行评估,其结论相对公平,但司法评估在缺乏当事人的配合的情况下无法完成。如果无法进行司法评估,法院可能会根据公司注册资本直接认定股权价值。

相关文章